The Israel Museum, Jerusalem
About the Israel Museum   Languages中 文(简体)死海古卷博物馆  
死海古卷博物馆
print   send to friend

死海古卷博物馆(又名圣书博物馆)建于1965年,博物馆的建成是为了永久保存和展示死海古卷。馆中收藏了八卷现时在世界上保存得最完整的死海古卷,以及历史悠久的希伯来文手抄本圣经──公元十世纪的亚勒普抄本(Aleppo Codex)。

死海古卷博物馆由奥地利出世的美籍建筑师弗雷德里克基思勒(Frederick Kiesler)及美国建筑师阿芒德巴托斯(Armand Bartos)设计,它被视为现代建筑的代表作及国际地标。

死海古卷博物馆亦是基思勒唯一永久保存的艺术品。博物馆的外形设计一方面突出载着死海古卷的瓦罐形状;另一方面也暗示了古卷的内容。2004年,透过各界组织如赫塔及保罗埃米尔基金会(Herta and Paul Amir Foundation)、洛杉矶基金会(Los Angeles Foundation)和DSRH戈特斯曼基金会(D.S. and R.H. Gottesman Foundation)的慷慨捐献,死海古卷博物馆得以进行完整的修复,馆内的环境及展示系统得以改善,为古卷及其他珍品提供最佳环境,以便永久保存。




死海古卷博物馆

 
死海古卷

《死海古卷》在公元前三世纪至公元一世纪期间撰写抄成而成,这段时间亦被称为「第二圣殿时期」。《死海古卷》让我们更深入了解犹太人的历史和基督教的背景。《死海古卷》的内容主要分为三个范畴:圣经手稿、宗派手稿和经外书。圣经手稿是由二百多卷经书组成,是世界上最早发现的经文;宗派手稿则涵盖了不同类型的文学体裁,包括圣经评论、有关宗教的法律著作和礼仪文本;经外书所包含的作品则只能靠译本理解,然而当中有些尚未翻译。

1947年,《死海古卷》在朱迪亚沙漠的昆兰洞穴被发现及挖掘。它不但是全球最古老的圣经手稿,也是以色列最重要的文化遗产。《死海古卷》的发现对研究犹太历史来说是一个重要的转折点,为圣经文学研究揭开新的一页,提供了更有力的证据。

对于古卷由哪一派别人士书写或抄写而成,大部份学者认为有些书卷是犹太禁欲主义派书写或抄成,即是所谓的苦修派教徒。苦修派教徒跟法利赛人、撒都该人、早期基督徒、撒玛利亚人和奋锐党都是在后古希猎罗马时期,也就是从马加比家族兴旺到第二圣殿被毁期间共同出现(公元前167-公元70年)。

当时以色列的犹太社会就是由这些人士组成。至于另一部分的死海古卷,则在其他地方撰写或抄写而成,现时收藏在昆兰的图书馆内。值得一提的是,大部分书卷是由希伯来文写成,只有少部分是由阿拉姆文和希猎文写成。而且大多数的书卷都是写在羊皮纸上,只有很少数的书卷是写在纸莎草纸上。另外,被发掘出来的书卷中,大部份已成为碎片,只有很少部份是保存得完整无缺。


死海古卷

《死海古卷》数码计划

如今,通过数码版《死海古卷》中文,您可以在线近距离接触和观察《死海古卷》。本网站与谷歌合作,载有可供快捷搜索、高分辨率的古卷图像,简短的视频介绍,以及古卷文本及其历史的背景资料。《死海古卷》中有现存已知的最古老的圣经手抄本。目前以色列博物馆巳有五卷古卷全本经数码化可供网络浏览

Dorot基金会信息及研究中心

为了纪念Joy Gottesman Ungerleider,在Dorot基金会、普罗维登斯(Providence)及罗得岛(Rhode Island)的捐款下,Dorot基金会信息及研究中心于2007年正式成立。中心为博物馆参观人士、学生和学者提供一个学习环境,让他们进一步认识死海古卷,并进一步了解全球性的学术研究。中心坐落在以色列博物馆,它的设备分布在死海古卷博物馆周围。设备包括有礼堂、教室、公众阅读区和数码图书馆。中心配有特别的多媒体互动程序和教学活动,让参观者和各地人士能更全面认识死海古卷、死海古卷博物馆和馆内其他手抄圣经。

中心还设有一个小型剧院,提供近八十个座位,用来举办讲座及会议。中心更会定时播放短片,透过故事形式为参观者提供第二圣殿时期的简要叙述。故事有两位旁白,分别是来自耶路撒冷的年青牧师和来自昆兰的年青人(昆兰是死海古卷发现的地方)。观众可以通过这两位旁白的描述,更深入了解以色列的历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