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Israel Museum, Jerusalem
About the Israel Museum   Languages中 文(繁體)埃蒙德與莉莉薩弗拉美術館  
埃蒙德與莉莉薩弗拉美術館
print   send to friend

埃蒙德與莉莉薩弗拉美術館充分反映了以色列博物館藏品多元化及涵蓋範圍廣的特質。美術館收藏了來自各個國家和不同時代的藝術作品,實在是琳瑯滿目。美術館將展品重新編定類別,分為歐洲藝術、現代藝術、當代藝術、以色列藝術、非洲藝術、大洋洲藝術、美洲藝術、亞洲藝術、攝影、建築與設計、繪圖與印刷幾個類別,以加強不同收藏品之間的連貫性。美術館內的設備強調藝術品在視覺上的吸引力,激發人們對不同時代和地方的藝術的看法及對各種文化的欣賞。翻新後的美術館設有博物館內第一個以色列藝術的永久性展館,而現代藝術的展廳面積更增加了一倍;當代藝術作品的特備展館面積亦多達二千二百平方米,可說是世界文化的交匯點。

展館地圖

歷史

美術館前身稱為比撒列藝術館(Bezalel Art Wing),這可追溯至博物館和比撒列藝術與設計學院(Bezalel School of Arts and Crafts)所建立的連繫。1928年一份有關比撒列博物館(the Bezalel Museum)主要部門的文章對館內藏品有這樣的描述:館內有最優秀的猶太藝術家和古典藝術家的繪畫和雕塑作品……一系列超過六百件的蝕刻版畫、銅版畫和素描等大師級作品,組成一個特別的空間。今天,以色列博物館的美術館館藏藝術品超過十五萬件,單是館內的版畫與素描作品已有五萬件。

收集藏品的過程很是艱鉅,所以對美術館來說,能有現今的規模實在不容易。專責小組對收集藏品付出的努力和貢獻對博物館來說十分珍貴。

美術館的十個策展部門組織成共四個部門,每個部門都有一個特定的數字作代號,用以劃分該部門本身的活動和主題。這四個部門分別是:一、歐洲與現代藝術;二、以色列當代藝術、設計與建築(包括藝術公園、以色列藝術資訊中心與提侯故居);三、版畫、素描與攝影;四、亞洲、非洲、大洋洲與美洲藝術。 

美術館每年均會舉辦不同類型的藝術展覽,更不時到世界各地的場館參與展出。在2000年,展覽《睜開眼睛去夢想:維拉與阿圖羅須瓦茲的達達主義及超現實主義藝術收藏系列》(Dreaming with Open Eyes: The Vera and Arturo Schwarz Collection of Dada and Surrealist Art)在耶路撒冷以色列博物館舉行後,先後到北美洲及拉丁美洲舉行巡迴展,更吸引了高達五十萬人次參觀。此外,2002年藝術家尹卡索尼貝爾(Yinka Shonibare)於以色列博物館舉辦了第一個藝術生涯中期回顧展《雙層穿衣》(Double Dress),之後再移師到赫爾辛基及米蘭的場館舉行。 

埃蒙德與莉莉薩弗拉美術館不單是以色列博物館的一部分,它所代表的更是博物館包羅萬有的特質。美術館舉辦的常設及特備展覽都十分優秀及多元化,並且在視覺享受和內容上都很豐富,把不同文化接軌,相互融合及交流。

蘇珊蘭道

雨拉和雅克利普茲藝術館總館長
蘭道基金會當代藝術館館長

重點推薦 

  • 雅克利普茲的收藏系列,包括數以千計來自非洲、大洋洲、美洲、亞洲、歐洲中世紀及古代的藝術作品。這些藝術品是利普茲在他一生中花了不少精力收集而成,現首次在藝術廳展出。
  • 古斯塔夫庫爾貝(Gustave Courbet)在畫作《Jura Landscape with Shepherd and Donkey(ca. 1866)中,描繪了「自由國度」中著名的驢子杰羅姆(Gérôme)

                  《Jura Landscape with Shepherd and Donkey
  • Diego in the Studio》(1952)是二十世紀中舉足輕重的畫家及雕刻家賈克梅蒂(Alberto Giacometti)第一幅放在博物館的作品。這幅畫以弟弟為對象,畫中人物表現憂鬱。
  • 奧哈德麥羅米(Ohad Meromi)的《The Boy from South Tel Aviv》(2001)是一座大型雕塑作品。他透過雕塑一個非洲青少年,揭示難民的困苦生活與城市的大規模工程之間的不和諧,可以說該雕塑與博物館寧靜的氣氛造成強烈對比。博物館於2008年購下這座雕塑,現擺放在博物館翻新後的上層入口大堂。

The Boy from South Tel Aviv
  • 卡洛斯艾莫瑞斯(Carlos Amorales)的《Black Cloud(latent studio) (2007)是一座大型的紀念藝術作品,作品佈滿一萬五千隻黑紙飛蛾。博物館於2009年收購,於當代藝術展Still / Moving中首次展出。
  • 來自十七世紀的中國工藝品,是一隻由犀牛角造成,刻有一位男孩拿着蓮花莖圖案的杯子。這只杯子是一個雕刻仔細而美麗的藝術品,對於中國來說,可算是十分重要。因為犀牛在中國已經絕種,而犀牛角是整隻犀牛中最珍貴的一部分,據說用犀牛角造成的杯子,可以中和毒素。
  • 尼日尼亞十七世紀時貝寧王國的豹頭面具,這是一種罕見的垂飾,王國的高級官員會將它掛在左邊臀部,並且放在鞘或配劍之下。面具是以黃銅鑄造,再用銅飾鈕穿過,製造過程和設計十分複雜。這個面具是以色列博物館展覽廳開幕儀式的賀禮。

埃蒙德與莉莉薩弗拉美術館的管理團隊由蘇珊蘭道(SuzannLandau)、雨拉(Yulla)與藝術館總館長雅克.利普茲(Jacques Lipchitz)所帶領。美術館的翻新工程是由特拉維夫「Studio de Lange Design」公司負責,建築師奧雲沙吉(Oren Sagiv)和哈利娜哈姆(Halina Hamou)亦有幫忙設計。